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正文 番外 家事国事大小事

                  小山楂,不……浩初长到三岁的时候,正是白白嫩嫩的奶包子模样。

                  他最?#19981;?#30340;人除开阿玛额娘之外,头一个便是韶九舅舅。

                  韶九如今在兵部任着一个小主薄的职,较为清闲,隔三差五地便往和第跑,逗奶包子玩儿。

                  包子?#19981;?#34987;他扛在肩上,玩一种?#23567;?#39134;飞”的游戏,冯霁雯每每都制止他:“可不能再玩了,你在便罢,你回去后,他夜里也闹着要这样玩,丫头们自然受不住,他便扰他的阿玛,就这样扛着在院子里一圈圈地跑……搅得人还怎么上早朝?”

                  于是,韶九面上答应下来,暗地里却避开冯霁雯,仍纵着孩子。

                  冯霁雯总担心浩初会被宠溺过头。

                  和琳跟半夏刚成亲不到一年,尚没有动静,便将全部的宠爱都放在了浩初这个家中唯一的孩子身上。

                  冯英廉更不必提,成日嘴边挂着他的“乖外孙”,连外孙三岁多了夜里仍在尿床,到了他那儿都是‘话,就知道夸人“好看?#34180;ⅰ?#32654;美”,极懂得逗人开?#27169;?#20911;霁雯?#36739;?#35273;得,这应是遗传了某人的八面玲珑。

                  傅恒夫人话?#31456;?#38899;,那边小包子就凑过来“吧唧”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傅恒夫人顿时笑得更是合不拢嘴。

                  和珅回来的时候,。

                  冯霁雯接过,瞧着或开或合的花朵上还压着未化完的雪,?#21335;孿不丁?br />
                  小仙?#20011;?#25447;了一只柳叶瓶过来,她没挑那只青金蓝八棱弦纹瓶,是记得夫人说过,红梅衬素瓶,再好看不过。

                  将瓶子放在桌上,转身又去取剪刀来。

                  冯霁雯却没急着去摆弄,而是将花枝先搁下,去替和珅换下沾着雪雾湿气的官服官?#34180;?br />
                  屋子里烧着地龙,暖如仲春,她便让丫鬟取来了一件舒适的氅衣。

                  和珅换上,接过冯霁雯亲手递来的绞干了一半的热腾腾的帕子擦了脸。

                  夫妻俩坐到了临窗的炕床上,他才想起?#27425;?#19968;句:“浩初呢?又去了希斋那里?”

                  冯霁雯摇头笑着说道:“不是下雪了么,?#23665;?#20182;稀奇坏了,外头冷不许他出去,他也不闹,就坐在这儿,扒着窗棂往外瞧,直傻乎乎地瞧了半日,我见他可怜巴巴,就让小茶给捏了个雪团子玩儿——因此他午后便没能睡成。方才终于捱不住了,刚?#20204;?#23275;抱他去睡——”

                  和珅听得也笑了。

                  ?#32610;?#28857;倒是随夫人。”

                  冯霁雯曾跟他说过,自己初见雪时也是万般欣喜,爱不释手。

                  夫妻二人捧着热茶,和珅听冯霁雯说着儿子那一连串仿佛每日都说不完的趣事,笑声温润不?#31232;?br />
                  用罢晚饭,雪仍未停。

                  和珅没去书房,倚在床头读书,冯霁雯靠在一旁,偶尔听他说说书中所载。

                  近一个时辰后,和珅?#24202;?#23558;书放下。

                  熄?#35828;疲?#25151;内却仍被窗外的积雪映得发亮。

                  和珅拥着冯霁雯,却是低声说起了朝中之事。

                  “入冬后,皇上龙体渐差……一连免了三日的早朝。”

                  冯霁雯闻言?#38393;?#26377;些动荡。

                  自嘉贵妃和十一阿哥之事后,不知是受了打击还是何故,乾隆的身体每况愈下,常年汤药不?#31232;?br />
                  上次端午节入宫之时,她曾见过一次,惊觉原本精神 (www.52k.hk)?#31471;?#30340;皇帝陛下?#25346;?#32769;得这般快了。

                  说起来,原本也是一位六十岁余的老人了。

                  “刘大人今日找到我,提起劝陛下早日立储。”和珅想到刘墉的话,却是微微摇头,“皇上正病着,反倒不宜提及。储君人选,本身亦无大争议了。”

                  近年来永琰的表现日益得圣心。

                  只是如今正值国?#24187;?#24378;,,他日若洋人大举入侵,定会以此作为突破。

                  有几位与和珅不对付的老臣,甚至借此质疑和珅收受了洋人的好处,才多番执意进言。

                  和珅心思 (52k小说网)灵活,未免惹祸上身,自然按下了此事不提。

                  但他这个想法,始终没有真正地放下。

                  “那些洋商个个懂得汉语,而我们却听不懂他们暗下在说什么……”他望着床帐,若有所思 (52k小说网)地说道:“他们在学我们,我们却不屑学他们。长此以往,若从兵法上论起来,他们倒占了个知己知彼。”

                  冯霁雯听出他语气中隐含的担忧。

                  “皇上到底是老了,有生之年,要想推行新政,只怕难如登道:?#21834;?#20294;做得晚了,也就做不成了。”咳,她这么说,可没有盼着谁早死的意思 (52k小说网)啊!

                  只是历史上的嘉庆也并非无能之?#30149;?br />
                  而因乾隆末年留下的烂摊子太多,国库虚空,贪腐根深蒂固,以致无力回了一句。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皆有些隐隐的度量。

                  ……

                  自那晚起,冯霁雯闲时便教浩初学习洋文。

                  她并不?#31185;齲?#30475;似散漫,可孩子的学习能力是惊人的。

                  如此数年下来,他已能与洋人做简单的交流。

                  十格格如同发现了惊给永琰听。

                  永琰去年被封了亲王,从阿哥所搬了出来。

                  他与十格格虽非同母,可却十分?#23545;担?#23545;这个最小的妹妹,他尤其包容宠溺。

                  “你说丰绅殷德懂得洋文?”他只当是小孩子胡说,摇头笑笑,继续翻书。

                  十格格去晃他的手臂。

                  “我说得是真的!今日我求着皇阿玛让和大人带?#39029;?#23467;,和大人带我跟丰绅殷德去见了英格列使臣……我亲耳听到的!那洋人也十分吃惊呢!”她虽为女儿身,却十分淘神 (www.52k.hk),?#32844;?#25198;作男孩子出宫,皇上一心纵着她,甚少会加以阻止。

                  所以永琰听到她跟着和珅见了英格列使臣,并不意外。

                  可丰绅殷德会说洋文,便让他不得不觉得惊奇了。

                  现在京中八旗子弟里别说洋文了,连祖上传下来的满文都几乎不会说了,风气?#20219;?#33104;败。

                  “和珅从哪儿给他找的洋人师?#25285;俊?#20182;连忙问。

                  “不是洋人师?#25285;?#26159;和夫人亲?#36234;?#30340;!”十格格抿了抿嘴,说道:“我也想学,十五哥能不能帮帮我……让和夫人也做我的师傅呀?”

                  永琰瞠?#31185;?#21051;。

                  他从来不知道冯霁雯懂洋文。

                  “我答应你!”他一口应承下来,又悄声说道:“你尽早学会了,记得?#20302;?#22320;教我……”

                  皇阿玛?#27426;?#19981;?#19981;?#20182;学,但是他真的也很想学。

                  十格格欣然点头,又与他拉勾做了约定。

                  此事说定了,她便坐在永琰身侧的椅子里吃点心喝茶。

                  见她一身男儿装扮,永琰刚想取笑她两句,却见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抬起了头来。

                  将口中的点心咽下,她问道:“十五哥,你知道‘丈人’是什么意思 (52k小说网)吗?”

                  永琰闻言先没回答,而是问:“你从哪里听来的?”

                  “皇阿玛说的。”她边又拿起一块莲蓉酥,边说道:“今日我想出宫,去求皇阿玛,皇阿玛便说‘找你丈人去’——我问谁是‘丈人’,他又说‘找和珅’。”

                  永琰吃了一惊。

                  十格儿今年刚过七岁,自然不懂民间的‘丈人’就是公爹的意思 (52k小说网)。

                  永琰按捺着内心的惊奇,许久才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是好事。

                  和珅这些年来,明里?#36947;?#37117;在帮衬着他,皇阿玛并非一无所知……这种情形下,皇阿玛仍想?#26757;?#32453;殷德尚十格儿,间接也是对他的一种肯定,和助力。

                  永琰心情大好,当日午后便带着十格格去了和第,找冯霁雯‘拜师’。

                  ……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kchr.t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kchr.tw 南书房小说网

              ?#31361;?#31471;下载 - ?#21482;?#38405;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