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請點擊查看

              番外 三 一線生機

                  下了晚課,回到宿舍,許云西顧不得填飽轆轆饑腸,匆匆忙忙拿出萬界通識符,一邊啟動,一邊問著三位室友:“能玩了嗎?能玩了嗎?”

                  張從越低著頭,眼中幻影升騰:“可以!可以了!我們都擠進去了!”

                  今日是真實界宣傳許久的大型虛擬現實游戲《一世之尊》正式公開測試的日子,不知多少生靈翹首以待,要嘗嘗這據說劃時代的體驗!

                  在虛擬現實技術廣泛用于武道磨礪之后多年,終于有了這樣一款以體驗不同人生為口號的游戲,它由統御三界的大周皇朝與“天一閣”聯合開發,能再現一個全新的、細節詳盡的、仿佛真實的諸天萬界!

                  在這一款游戲里,生靈將再沒有種族、地位的分別,完全隨機分配身份背景,憑運氣扮演《一世之尊》里的絕大部分角色,可能是宗門弟子,世家后裔,也可能是受到壓制的妖魔鬼怪,甚至能做路邊的花花草草,共同撐起這個虛擬天地的衍化。

                  許云西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不再多言,專心等待著進入游戲,沒過多久,他眼前光影變幻,宿舍化作了點綴著璀璨繁星的夜空,自身立于中央,仿佛宇宙的核心。

                  “正讀取資料,隨機分配背景,請耐心等待。”一道淡漠高渺的聲音響起,緩解著許云西內心的焦躁。

                  度日如年,短短幾息的等待對許云西而言就像過了不知多少個時辰,眼前的繁星終于改變,排列出一行行字:

                  “已隨機到最高難度的背景之一。”

                  “有鑒于此,閣下能隨時聯絡本游戲專線客服,請求指導,號碼為:xxxxxxx。”

                  “背景一經生成,直至此人物徹底終結,玩家無法更換。”

                  “人物終結后,玩家進入輪回系統。”

                  ……

                  許云西目瞪口呆看著這些內容,沒想到自己居然分配到了最高難度的背景之一,和絕大多數玩家相比顯得與眾不同,也不知算是好事還是厄運。

                  字還在逐漸形成,許云西收回了思緒,專心致志看去,事到如今,不接受也只能接受,看能否藉此玩出花來,成為“一世之尊”!

                  “人物背景:江東王氏嫡子,少家主,王思遠,綽號‘算盡蒼生’!”

                  ……

                  星空忽地崩裂,一行行字拖著璀璨的光尾飛入了許云西腦海,幻化出對應的人物關系譜。

                  許云西猛地驚醒,翻身坐起,只覺肺部憋悶,喉頭發癢,忍不住就劇烈咳嗽了起來,咳得撕心裂肺,這輩子都沒曾有過的體驗。

                  一個銅盆出現在他面前,點點鮮紅飛濺入內,許云西緩了過來,愕然看向旁邊的侍女,模樣嬌俏,舉止優雅,滿臉疼惜:“公子,又做噩夢了?”

                  公子?許云西這才醒悟自己進入了《一世之尊》的游戲,心中驚嘆道,不愧是第一款虛擬現實的大型互動游戲,竟讓自己生不出半點虛假的感受。

                  心念一動,調出光幕菜單,確定能夠退出后,許云西微微皺起了眉頭,似愁似喜似疑惑。

                  根據之前的《一世之尊》設定介紹,江東王氏少家主的身份何等顯赫高貴,一開始就能學到絕世級數的功法《算經》,掌控前期最強寶物之一的“洛書”,與自家“鬼谷學院”弟子的現實積累相得益彰,這樣的背景對日后的發展簡直是“容易等階”,最高難度從何而來?

                  這具身體天生的虛弱?

                  “哎,公子,‘算經’太過強橫,能盡窺天機,自然遭受天妒,體弱多病,壽不過半百,但只要在此之前,您能成就法身,則自然化死為生,掙脫桎梏。”侍女嘆息道。

                  這侍女看來不是玩家扮演,屬于之前宣傳時提過的“新人引導者”,在給我講解更詳細的東西……嗯,不成法身,五十而亡,果然有點難度,只是五十都成不了法身,我還玩這個游戲做什么?許云西恍然大悟,心頭安定了下來,咳嗽了兩聲道:

                  “給我端碗潤喉的東西來。”

                  “是,公子。”侍女走向旁邊,打開食盒,早有準備。

                  許云西看著侍女恭順的表現,只覺喜意怎么都掩飾不住,自家分配到的身份背景能碾壓九成九的玩家,日后必定大出風頭,暢快至極,而所謂的最高難度,完全能夠接受。

                  “啊!”

                  就在這時,一聲凄厲慘叫爆發,像是來自每個人內心深處的黑暗,能喚起所有的暴虐兇戾與瘋狂。

                  許云西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比遇鬼還戰戰兢兢,純粹的本能反應。

                  “這是什么聲音?”慘叫消失后,他脫口而出。

                  侍女嘆了口氣:“公子您病糊涂了?咱們王氏歷代先祖,只要成就法身,坐化前都會慘叫一聲,像是遇到了什么極其可怕的事情,而且,而且,據說還會化作厲鬼。”

                  啊,不成法身,五十而亡,證得法身,詛咒相加,不得善終?許云西內心咯噔了一下,有種絕望在彌漫。

                  還真是最高難度啊!

                  雖然不得善終對玩家來說似乎無所謂,但自己總覺得害怕與恐懼!

                  之后幾個月,許云西除了練武,一直沉迷于《一世之尊》這款游戲,想要為自家的“王大公子”身份闖出一線生機,可是,無論怎么努力,怎么掙扎,怎么推衍,他都看不到希望的曙光,眼前和夢中似乎有混亂瘋狂的暗紅在肆掠,絕望而壓抑。

                  “玉虛宮元始天尊不都說萬事萬物皆有一線生機嗎?趁法身還早,先請求專線客服指點一下。”許云西帶著沮喪與低落的情緒,撥通了專線客服的號碼。

                  短暫的等待后,他看見光幕憑空冒出,倒映出一個布置高雅的靜室,內里擺著一張棋盤,布滿黑白,棋盤后則跪坐著一位秀美如同少女的白衣男子,頭發盡霜,臉龐似乎也缺乏血色。

                  “你對王思遠的背景有疑問?”這白衣男子帶著淡淡的笑容問道。

                  這專線客服怎么氣質如此非凡,難道是天一閣高層人士?而且秀美病弱,不就是王思遠的標簽嗎?許云西滿心疑惑,但還是問出了縈繞腦海很久的問題:“……就是這樣,像是陷入了死局,無論怎么落子,都跳不出來?我該怎么做?”

                  “跳不出嗎?”那白衣男子拿起一枚黑子,似乎要落到棋盤,可忽然之間,他手一放,棋子流星般下墜,砸了上去,將棋局弄得七零八落,“這樣呢?”

                  這樣呢?許云西望去,頓覺棋局生出了無數的變化,長出了很多“氣”,有了濃濃的生機!

                  “這樣……這樣!”他猛地站了起來,滿臉的欣喜,“跳不出去,就砸掉原本棋局!”

                  他激動喜悅地搓起了雙手,恨不得立刻嘗試推衍一番“砸棋盤”的具體行動。

                  就在這時,那白衣男子突然收斂笑容問道:

                  “如果‘砸棋盤’的舉動本身就在對方的‘棋局’之中呢?”

                  本身就在對方棋局之中?許云西愣住了,腦海一團漿糊,不知該怎么回答,只覺對方的語氣里有著淡淡的悲涼與失落。

                  “好了,就指點到這里。”看見許云西的反應,白衣男子搖了搖頭,即將終止對話。

                  許云西驚醒,脫口問道:“不知該怎么稱呼你?”

                  這不像是普通客服!

                  “稱呼我?”白衣男子笑了笑,咳嗽了兩聲道,“我的客服代號是‘一線生機’。”

                  一線生機?許云西莫名其妙,懵懵懂懂看著光影消失。(未完待續。)

                  南書房-免費小說在線閱讀與下載 www.kchr.tw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Copyright © 2012 www.kchr.tw 南書房小說網

              客戶端下載 - 手機閱讀 - 站長郵箱 - 網站簡介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京ICP備11025166號-4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