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請點擊查看

              第4章 關于《屌絲男士》的十個問題 10 你老婆是誰?

                  《屌絲男士》播出以后,在百度里輸入“大鵬”,最多的相關搜索就是“大鵬的老婆是誰”。看起來大家對于這件事情很感興趣,這是擔心我娶不著媳婦嗎?

                  或許你還會搜到一篇很知音體的文章,寫我和我老婆的北漂故事,挺肉麻的,我倆看完以后樂得不行,里面有一句話:“大鵬任由他的妻子撒嬌般地不停捶打胸膛。”我倆現在老拿這句話開玩笑,總是“撒嬌般地不停捶打胸膛”。文章的作者是朋友介紹認識的,他采訪完我們之后,又添了好多油加了好多醋,投稿到很多情感雜志。若干年以后,那篇文章成了大家了解我老婆的唯一線索。今天我決定自己寫一篇,更加真實的。

                  我和我媳婦是在大學里認識的。剛開學沒幾天,我就被選作主持人,主持新生入學晚會,搭檔的女主持人就是她。當時她頭發短短的,干凈清爽,穿著軍訓的服裝,特別瀟灑。我一看到她就喜歡上了。

                  彩排的時候,有一個男孩唱了一首歌,她在旁邊嘟囔了一句,唱得真好啊。我說這算什么,我還沒上呢。過了一會兒,我拿吉他彈唱了一首《白樺林》,她再看我時的眼神就已經不一樣了。

                  我們倆從認識到相戀,也就幾天的時間,當時我自己都覺得太快了——按照這樣的速度,大學生活得精彩成什么樣啊!沒想到這一戀上就到了現在,但是大學的生活依然很精彩。

                  那時候我最感動的,就是她為了我,竟然去學了架子鼓。當時我想組樂隊,找不到合適的鼓手,她練得很努力,但是總被我訓哭。不得不承認,她打鼓還是挺帥的,后來成了我們樂隊的招牌。

                  我們倆也沒什么錢約會,就手拉手圍著學校操場轉圈,一圈接著一圈。別的同學約會都去麥當勞,我們倆每次從門口經過,都饞得不行。后來終于攢了幾十塊錢,決定進去吃一頓。我特別怕出丑,因為不知道進了里面怎么點東西,特意請教了一下寢室的兄弟。多虧問了一嘴,要不然真的坐在座位上叫服務員點菜了。

                  她和我的生日差不多,我是1月12日,她是1月17日。在我們都沒有手機的時候,我送給過她一個很浪漫的生日禮物——對講機。我們的寢室離著不太遠,也就幾十米。我花了八十塊錢從雜志上郵購了一對對講機,以為這樣就可以隨時通話了,可是送給她以后才發現,那個對講機離著幾十米根本就不好使。

                  大學畢業以后,她家里給她在老家白城找了一份銀行的工作。我來了北京,沒過幾天,她就追來了,說要陪著我,把人家銀行給炒了。她到北京以后過了一段沒有工作的日子,找不到工作就給我做飯,把我喂得挺胖的,害得我直到現在還在減肥。后來她做過藥品銷售,做過網站前臺,一年多以后才算有了穩定的工作。

                  2006年9月12日,我們倆回到長春領了結婚證。因為在一起已經成為了習慣,所以領證前后,心理并沒有特別明顯的變化,就是一起住酒店時更踏實了。

                  有一件事兒我一直耿耿于懷。去長春之前,我主持了一個活動,被一個化妝師修了眉毛,當時看上去挺清秀的,也沒覺得哪里不對。回到家我老婆問我:“誰把你的眉毛刮這么細啊?”我頂著林黛玉的細眉和她去領了結婚證,還辦了二代身份證、護照和港澳通行證。辦二代身份證的時候我要求畫一下眉毛,辦證的人不同意,說二代身份證照相不能化妝,我說我本來也不長這樣啊。后來我每次過安檢,人家都會盯著我那張很娘的身份證照片看半天。

                  2008年5月2日,我們倆回到我的老家集安舉辦了婚禮。結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們還不知道流程,就打電話給司儀,問可不可以彩排一下。司儀說:“沒關系,你們跟著我走就行。”我說不行啊,我還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呢!司儀說:“我知道就行了唄。”

                  我一直說欠媳婦一個像樣的婚禮。我們在老家辦的那次,都是給我爸我媽辦的,來了好幾十桌客人,我認識的只有幾桌。盡管那已經是我們小城很隆重的一次婚禮了,但是氣氛和我們在北京參加的這些婚禮比起來,相當非主流。不過我媳婦說她挺滿意的,如果有機會,倒是可以重新照一次婚紗照。

                  我們照婚紗照的時候,她的牙齒不太整齊,現在戴了牙套,已經好多了。奇怪的是,我從來沒有覺得她的牙齒不整齊,連她嘴邊有的一顆很明顯的痣,我慢慢地都給它看沒了。

                  我們的婚禮上,唯一自己設計的環節就是互贈禮物。我們倆說好了,誰也不告訴對方要送什么,現場的時候再揭曉。結果她送了我一個蘋果手機,是攢了好幾個月的錢買的。她明顯虧了,我送給她的禮物只花了十五塊錢,是一件小孩的衣服。

                  后來她就懷孕了。2009年1月17日,她過生日那天,我們倆正在家里要切蛋糕呢,她突然肚子疼,我們趕緊去了醫院。1月18日凌晨兩點四十分,我們的女兒出生了。一家三口摩羯座,我管這叫“三羊開泰”。

                  在我所從事的行業里,在我這個年齡結婚生孩子的不太多,他們總說我不正常。其實,我這個節奏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只不過不正常的多了,正常的反倒不正常了。我在還沒有更多人關注的時候,就已經成家了,所以我家里的這些事情,很多人都不知道。我雖然從來也不隱瞞,但是很少主動提及。我覺得我們的愛情,是最普通的愛情;我們的家庭,也是最普通的家庭。

                  我媳婦也老說自己普通,所以能夠代表大眾。我的所有作品,她都是第一個觀眾,我很在乎她的看法。這本書里的每一篇文章,負責幫我挑錯別字的也是她,但是這位觀眾有一點很不好,就是總說我很好,相當不客觀。

                  寫這篇文章之前,我問了她一個問題。我說:“老婆啊,你和我在一起這么多年,最難忘的是什么事?”她想了想說:“那我就告訴你吧,在我們倆確定戀愛關系的那天晚上,你送我回寢室的時候,我和你說,你以后有什么衣服都可以給我,我幫你洗。其實那句話我本來是和你客氣客氣的,沒想到第二天你真的拿來一堆衣服。從那天開始,老娘給你洗了十幾年衣服,這是我最最難忘的事。”

                  恐怕我的衣服,她還得繼續洗下去了。除了洗衣服,這本書里寫到的很多故事,她都有參與。如果你現在翻回去,再看一遍我之前寫的那些故事,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感受。因為故事的主人公,從來就不是一個人。

                  在我捧著花在報社樓下等雪村的時候,在我去哈爾濱面試唱片公司結果人家和我要十五萬塊的時候,在我被唱片公司騙到北京錄單曲的時候,在我為了要上電視去西單買了一件八百塊錢的西服的時候,在我守在電視前結果發現我的鏡頭被剪掉的時候,在我糾結到底要不要和公司簽藝人合約的時候,在我第一次演話劇因為不會演而自卑的時候,在我戴著口罩去看《完美新娘》結果發現電影院里根本沒別人的時候,在我大半夜去給我師父滿北京買雞爪子的時候,在我撞壞了人家的保時捷擔驚受怕的時候,在我因為“抄襲”片頭被網友們罵的時候,在我為了慶祝《屌絲男士》收視率破紀錄裸奔的時候,我媳婦始終都陪在我身邊,和我在一起。(完)

                  南書房-免費小說在線閱讀與下載 www.kchr.tw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Copyright © 2012 www.kchr.tw 南書房小說網

              客戶端下載 - 手機閱讀 - 站長郵箱 - 網站簡介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京ICP備11025166號-4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