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請點擊查看

              第八章 恩怨 3、寧靜的夏天(完)

                  楊五應該也覺得郁悶:你東霸天住在我家這么久我也啥都沒說,你卻動輒就罵我。一把大斧子架在人脖子上有幾個人不怕的?我要是死了你還能給我父母送終不成?

                  全市的混子都在找楊五,可楊五更加猖獗了。他的美術作品已不僅僅見于東霸天家及附近,現在已遍布了全市大街小巷。據說楊五第一次干這事兒是因為酒后發泄無家可歸的郁悶。可能楊五自打第一次做了寫信的事兒之后就做好了必然完蛋的心理準備,所以,越來越瘋狂。

                  東霸天不讓陳白鴿出門,每天東霸天都對陳白鴿說:“馬上就要辦婚禮了,你一定是最好看的新娘子,誰都沒你好看。”

                  兩天后的一個下午,準備出去買結婚用的糖果的東霸天在家門口看見了胡司令。自從東霸天發誓要抓到楊五之后,一直就沒見到胡司令。

                  “你這幾天去哪兒了?我怎么找你都找不到。”

                  “我啊,放出去了一只鴿子。”

                  現在的東霸天一聽見放鴿子這樣的詞腦子就充血。用二東子的話來說就是:“作孽啊!”。鴿子王東霸天,居然到最后傷的最重的是自己。

                  “我不是說你以后別再放鴿子嗎?”

                  “不放鴿子咋活啊!!!”

                  東霸天暴起一腳,把胡司令踹出去了兩、三米:“馮哥,你的錢是賺夠了,可我們……”胡司令不服。

                  東霸天又暴起一腳,胡司令捂著肚子起不來了。“今天饒你一次,再讓我發現一次,肯定打斷你的腿。”

                  胡司令倒在地上,不說話,不服輸。

                  東霸天還想再踹的時候。一個小兄弟跑了過來:“馮哥,馮哥。”

                  “啥事兒啊,三兒。”

                  “楊五,有信了。”

                  “在哪兒

                  “有人看見他朝五金門市那邊兒去了。”

                  “胡司令,快!蹬車!帶我過去!”

                  東霸天蹦上了胡司令的自行車,風馳電掣的朝五金門市附近沖去

                  還沒到五金門市,東霸天就看見了正在政協招待所旁邊“作畫”的楊五。

                  左手攥著三棱刮刀的東霸天悄無聲息的走近了正在專心“作畫”的楊五,胡司令跟在東霸天身后,也是悄無聲息的。

                  “啊!!!!”楊五一聲慘叫。東霸天從他背后一刀就剜在了他的兩腿之間,這一刀,給楊五做了絕育手術。

                  劇痛中的楊五轉頭,東霸天的第二刀朝他的脖子扎來。楊五奮力一躲,扎偏了。東霸天的右手殘了,否則他用右手持刀,楊五根本就沒有躲開的可能。

                  楊五也拔出了防身的刮刀,朝東霸天捅來。

                  東霸天同時扎出了第三刀。

                  可東霸天這第三刀剛扎出一半時,忽然被身后的人給拽住了胳膊,緊接著,又抱住了他的腰。

                  “別捅了,出人命了!”抱住他的人是胡司令。胡司令居然在這個關節上來“拉架”了。

                  楊五的刮刀扎進了東霸天的肚子里。

                  “放手!”

                  東霸天奮力掙脫,可胡司令卻拼死抱住,嘴里還喊:“馮哥,你再捅就出人命了!”

                  楊五扎了第二刀。

                  楊五扎了第三刀。

                  楊五扎了第四刀。

                  楊武扎了第五刀。

                  ……

                  東霸天的刮刀掉在了地上,身子軟了,手捂著肚子,胡司令也松開了手:“馮哥,你沒事兒吧!”

                  楊五轉身撒腿就跑。

                  東霸天的身子向前倒了下去。

                  就在要完全癱倒的時候,東霸天那沾滿了肚子上流出的鮮血的手指摳住了墻的磚縫。

                  據說,東霸天緩慢的抬眼看了看,然后,用血手慢慢的擦磚。手動得很慢,但是好像每動一下都是在拼盡全身的力氣

                  >他好像是在擦磚上寫著的陳白鴿三個字。

                  一個字,兩個字,三個字。

                  粉筆字都被鮮血蓋住了。

                  東霸天終于軟軟的倒了下去,倚著墻跌坐著。“馮哥,你沒事兒吧!”胡司令還在“關心”東霸天。

                  東霸天很安靜,安安靜靜的倚著墻坐著,他活的這二十七年來,從來沒這么安靜過。

                  快六月一號了,快辦婚宴了,天氣也暖了,夏天到了。

                  這是個溫暖的黃昏,靜謐且溫暖的黃昏。

                  但是,東霸天的血快流干了,他有點冷。在這個溫暖的初夏的黃昏,他冷。

                  東霸天恨一個人,就讓他冷。

                  今天,東霸天冷。

                  在氣絕前的那一瞬,他還奮力的仰了仰頭,可能是想看看陳白鴿那三個字是否被蓋住了。如果沒蓋住,將來被自己的孩子看到怎么辦。(完)

                  請點擊閱讀《黑道悲情2》

                  閱讀地址:http://www.kchr.tw/yuedu_2925/

                  孔二狗商戰力作《江湖,那個別樣的江湖》閱讀地址:http://www.kchr.tw/yuedu_2928/

                  南書房-免費小說在線閱讀與下載 www.kchr.tw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Copyright © 2012 www.kchr.tw 南書房小說網

              客戶端下載 - 手機閱讀 - 站長郵箱 - 網站簡介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京ICP備11025166號-4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