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請點擊查看

              正文 第十七章 死人?!

                  幽冥礦場是魔族最重要的礦場之一,鎮守礦場的是魔族大軍中的王牌飛龍軍團,此時中軍大帳前,正有一魔將跪在帳前瑟瑟發抖,正是乘坐飛行坐騎,手持雙鞭追蹤夫易的魔將。

                  “你進來吧。”許久之后,帳中傳來一聲洪厚的聲音。

                  魔將連忙起身,低著頭彎腰小跑走入帳中,一入帳內便再次跪了下來,頭都不敢抬,稟告道:“元帥,末將死罪……”

                  大帳正中擺著一張石制的太師椅,太師椅上坐著一人,身著銀色長袍,一頭干練的短發,生得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嘴唇頗厚,看上去倒像是一位渾身正氣的忠義之人,可誰又能想到,這位便是手上沾染了無數人族修士鮮血,人送外號血魔的魔族十大元帥之一——郎羽。

                  血魔郎羽瞇著眼瞅了瞅跪著的魔將,眉頭不由皺了一皺道:“螣蛇內丹呢?”

                  魔將連忙回道:“那個人族奴隸應該死了……”

                  血魔郎羽當即大怒,一巴掌拍在石椅的扶手之上,如成年人小臂粗的扶手當即應聲而斷,大吼道:“一個人族奴隸的生死與本座有什么干系!本座沒有時間聽你這些廢話,如果給不了本座很好的借口,休怪本座無情!”

                  朗羽雖然相貌堂堂,但是只是眼前的行為可以斷定,當真不負血魔的稱號,非旦脾氣極其暴燥,對屬下亦是非常苛刻,血魔這個外號當真是名副其實。

                  這魔將自然非常了解這位元帥的做事風格,頓時嚇的渾身發抖,戰戰兢兢回道:“是末將大意了,末將死罪……”

                  血魔一聽頓時拍案而起,大聲喝道:“混帳,你可知我圣族荒廢三百年的時間才好不容易尋得螣蛇一脈,又用了兩百年的時間豢養,如今眼前大計將要啟動,整個挖地三尺,就算是挖地萬丈也沒用,愣著干什么,砍了!”血魔一聲令下,那魔將便如死狗一般被拖了出去。

                  待那魔將被拖出去之后,郎羽一掌拍在石椅之上,堅硬的石椅頓時被拍的四分五裂,原本正氣的臉已扭曲異常,變得猙獰可怕。

                  “滾回來!”一聲令下,被拖出去的將軍又被拖了進來,跪在地上聽候指令。

                  “本座看在東君的面子上暫且留你一命,現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你若是不能把螣蛇內丹拿不回來,就算東君親自站在這里,也保不住你的狗命,滾!”

                  魔將一聽頓時驚喜萬分,連忙跪拜道:“多謝元帥,若是末將三個月內取不回土靈珠,不需要元帥動手,末將自己將頭送上!”

                  “你不需要謝本座,你應該慶幸你有個風騷至極的好姐姐,本座雖不懼東君那個好色之徒,但畢竟同為圣主辦事,因為你這樣一個廢物惡了他倒也沒必要!滾吧!”

                  “謝元帥!謝元帥!謝元帥……”魔將一邊后退,口中一邊念叨,生怕血魔再反悔要了他的命,他相信只要今話是一個看上去二十來歲的女子,長得眉清目秀的,言語間卻是充滿了尖酸之味。

                  旁邊的女子聽到這個“善意”的提醒后,連忙扭頭一看,不由嚇的渾身一哆嗦,連忙往人群這邊靠了靠,同時長長出了口氣道:“哎……嚇死我了,應該沒事吧,都這么遠了……”

                  先前的女子嘆了口氣道:“誰知道呢,但愿沒事……”

                  “好了,不要說了,要是讓她聽到施展妖法,我們都得完蛋!”

                  “對啊,不要說了,人家的親哥哥東昊現在可是村長,若是讓他知道我們在說她壞話,小心讓你們給癩蛤蟆生孩子!”

                  想到癩蛤蟆那滿臉麻子和那猥瑣的樣子,女子不由干嘔連連。

                  “啊呀,可別提那個賴云,好惡心啊,一提到他的名字就想到他那滿臉的豆子,就和那癩蛤蟆一樣,好惡心啊……”

                  “切,要不是她,哪里以輪到東昊當村長,我看這兄妹兩,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哎,誰說不是呢,自從東昊當上村長,我就再也沒有嘗過男人的味道……”

                  “你個騷蹄子,又想男人了,哈哈哈哈……”

                  “你們說東昊是不是有毛病啊?都二十多歲了整日和自己的妹妹住在一起,也不找我們干那事傳宗接代,真是奇了怪了!”

                  “會不會她們兄妹倆搞在一起啊?”

                  離這群女子十幾米遠靠河中心處,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如魚兒一般在河中游來游去,想是游的累了,便踩著水立在河中央休息,少女圓嘟嘟的臉還有一些嬰兒肥,挽著兩個小辮搭在胸前,肌膚白嫩,柳葉眉下一雙丹鳳眼清澈透明,小巧的瓊鼻,嬌嫩的唇瓣,雖然看上有些瘦弱,但是發育的卻是非常良好,與之一些成年女人相比也絲豪不逞多讓。

                  這些女子說什么,雖然她聽的不大清楚,不過卻也能猜到大概,原本莞爾而笑的臉色瞬間變的難看至極,但是她并沒有去和她們一般見識,強忍著怒火,冷哼一聲向遠處游去。

                  游出大概十來米,突然一道黑影撞入她的懷中,少女定睛一看,不由尖叫一聲……

                  叫聲驚動了不遠處的女子們,那群女子雖然嘴上尖酸毒辣,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對少女不滿,聽到少女尖叫之后,便有一個女人如一條美人魚一般在水中扭動,只是片刻便游到了少女身邊。

                  “晨露妹妹,怎么了?”最先游過來的是一個年約二十左右,皮膚白皙的大眼長發女子,女子言語之間滿是關切,似乎平日里與少女的關系便不錯。

                  少女晨露指著已經被她推開,順著河流慢慢往下游漂著的黑色人影,驚慌未定道:“白荷姐姐,那好像是一個死人!”

                  “哦……”那個叫白荷的女子膽子不小,居然游到黑色人影旁邊,看了看道:“是個少年……不過好像……還有微弱的氣息,應該還沒死。”

                  “這里怎么會有人?”

                  “不知道呀,好像是從上游漂下來的吧?”

                  “現在怎么辦?”

                  “……”

                  女子們弄明白怎么回事之后,開始議論紛紛。

                  南書房-免費小說在線閱讀與下載 www.kchr.tw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Copyright © 2012 www.kchr.tw 南書房小說網

              客戶端下載 - 手機閱讀 - 站長郵箱 - 網站簡介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京ICP備11025166號-4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